「做回自己」其实是一种误导,你应该用「片段式生存」塑造出更好

作者: 分类: I生活播 发布于:2020-06-11 833次浏览 61条评论

实现梦想的三重门》)

我听过最具误导性的一句话:「无论如何,做回你自己。」

少年从网上看到这句话之后,觉得感同身受,然后他想:「对啊,我的人生属于我自己,为什幺我要过得如此虚伪?为什幺我要假装得这幺幸苦?为什幺我得在乎那些人的感受?这一些通通都是那些虚假之人的面具,我决定,我要做回我自己。」

从此他苦苦寻找自己,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幺样的,这没有人能告诉他,因为他应该是最清楚「自己」是什幺的人,然而,事实上他却一无所知。

更糟糕的是,他似乎并没意识到他对他「自己」其实一无所知,而这将导致他看不见自身可以脱变的可能性。

他开始跟随他的「心」,「心」想做什幺他就做什幺,他变得极其容易受情绪控制,因为「心」总是多愁善感的。他无法进步,因为「心」往往只会带他去做他喜欢做的事情,转而逃避那些需要艰难的付出与努力才能获得的成长。

他开始以他的「心」作为标準,去塑造一个不存在的「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正在为自己套上枷锁,把自己定格在一个固定的标準,在其他人成长突破的时候,他还是站在原地,很开心的把玩着自己的枷锁。

他相信只有做回这个「自己」才是真理,才是生命的真相。

「做自己」的想法之所以无法成立,是因为做自己是没边界规定的、没参考体系的、没有依据的。就像在大海上迷失漂流的人,一望无际,没任何依靠,没任何可以捉住的东西,但自己却还是硬要将自己置放在这海里。

自己是一片大海,拥有无数的可能性,而「做自己」是将自己定格在大海的一个点上的无用尝试。

你是如何定义「自己」的呢?

其实我劝你还是别想这个问题,「自己」不需要被定义,也不可能被定义,你要定义的不是「自己」。

因为人的思维是永远都不定型的,犹如水一样,他受环境的影响,受身边的人影响,会因为痛苦打击而改变,也会因为成就快乐而更加坚定。

在被打击后又做出改变,成功后又变得更加坚定,这一迴圈不断的过程,才是人类自然学习的过程。

「成为水吧,我的朋友。」

自己可以被分为三种:过去的自己,现在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

过去的自己是你当下的筹码,而现在的自己则是你未来的筹码。

千万不要拿过去的自己当作是现在的自己,因为现在与过去的你已经不一样了。

别让过去把你定格起来,让你的思维像水一样吧。可以拥有任何形状,可以圆、可以方,有时平淡、有时天马行空,能成为一杯水、能成为一整片海洋。

我们的心里住着一位工匠,他把水倒进玻璃里,让水的形状得到定型,让水的美丽形态得到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过不久后他又会觉得不满意了,于是把水倒出来,再做另一个形状的玻璃,将水又再倒进去。

这位工匠好像永远都不会满意他的作品,他总是在挑,总是在追求更好、更完美的作品。有时候好不容易做出了一个自己非常满意的作品,在几个星期之后回望却觉得还可以再改进。他每隔一阵子又会为玻璃换一个形状,有时候只是稍微修改,有时候则直接砍掉重练,看着水再一次得到新的形态,他就会满意的静下来欣赏。可是你知道他是不会停下来地,直到生命结束的那刻。

「成为水吧,我的朋友。」李小龙如是说。

片段式生存

「自己」原本并不存在,所以有人踏破铁鞋也找不着,有人跌得遍体鳞伤依然找不见「自己」。

「自己」无法被寻找到,你出生时是一片白纸,所有后来的学习都是环境与他人加给你的东西,这些东西并不属于你,也无法代表你。

「自己」不是找回来的,而是用一个个片段逐渐创造出来的。

时间不会停止,而每个人本都是片段,但活在过去的人总爱把自己定格在过去,活在未来的人总是看不见眼前的路。只有活在当下这一片段是有意义的,片段式的你会不停的成长、不停的变换、不停的淘汰上一个片段的你。所有的这些片段,会犹如毛毛虫蜕变一样,正在让你变成某个不一样的你,不一样的「自己」。每一个片段,都是在一点一滴的塑造着未来的你。

而且最重要的,这是个你想要成为的自己。

认真思考一下,你最想成为的自己,那最理想的自己,是怎幺样地?当思考得到了答案后,尽可能的仔细描述,并写下来、收起来。过一个星期后,拿出来看着它,看着这一结果。

认清这一结果也只是个片段,你知道在下一个片段,可能想要成为的「自己」又不一样了,又变得更好了。没关係,把上次的结果搁着,写下新的思考结果,这一结果只能更进步、更好,只可以是升级。

于是,片段式的你开始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成长,在这过程中不断粉身碎骨,再次重生。

谨记,在每一个片段里,问自己这个问题:

要做些什幺,才能最有效率的帮助自己成长为「理想的自己」?

化为片段,堆垫成塔

完成「自己」就像是回答「生命的意义是什幺?」一样,你无法用一个或几个事物来概括生命的意义,成功不是你生命的意义,梦想和爱情也不是。

唯一的答案是:全部。

不是吗?过去的你,现在的你,和未来的你;所有一切发生了的,正在发生的,还没发生的,都是你生命的一部分,都是你「自己」的一部分。

「自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蓝图,你必须用一个个的片段作为答案,逐个逐个的把空白的地方给填上,你才能看得清楚整个真相。

庆幸的是,你还能用现在的片段,去设计未来的片段。对于理想中的自己,你已有基本概念了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