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让人脑残

作者: 分类: I生活播 发布于:2020-07-17 516次浏览 74条评论

权力让人脑残

  权力如果是一种药物,它会造成一连串已知的副作用:它能使人沉醉、腐败,甚至让人相信自己很有性魅力。但它会造成大脑损伤吗?各种研究表明:会。

  历史学家亨利‧亚当斯(Henry Adams)将权力描述为「一种杀死患者同理心的肿瘤」,虽然这句话是譬喻而非医学用语,但它跟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心理学教授达切尔‧凯尔特纳(Dacher Keltner)经过多年研究和实地实验得出的结论差不多。凯尔特纳在长达二十年的研究中发现,权力使受试者的行为表现像是受到创伤性脑伤——他们变得更浮躁冲动、危机意识变少,而且不善于从他人角度看事情。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苏赫温德‧奥比(Sukhvinder Obhi)最近的研究也显示类似结果。与研究行为表现的凯尔特纳不同,奥比主要研究大脑的变化。他把自认拥有权力和没有权力的受试者头部放在穿颅磁刺激仪下观察,发现权力实际损害到一种特定神经过程:「镜像」(mirroring)。这个过程是产生同理心的核心,为凯尔特纳所提出的「权力悖论」提供了神经科学基础:当我们拥有了权力,我们就会丧失最初获得它需要的能力。

权力让人脑残

  这种损害已经用各种方式得到证明。2006年的一项研究要求受试者在额头写下字母「E」让别人阅读,结果显示那些自认拥有权力的受试者写出正确字母的比例高出了三倍(但在别人眼中字母是反的),而不认为自己拥有权力的受试者则会写下相反字母方便别人阅读,这个结果让人想起前美国总统布希在2008年奥运上把国旗举反的情景。后续实验也证明,自认拥有权力的受试者在识别照片人物的感受,或是猜测别人如何解读评论的表现更差。

  事实上,人们经常模仿上司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还会加剧问题,导致下属很难向权力者提供可靠的方针。但凯尔特纳表明,更严重的是权力者「停止模仿别人」。我们在别人笑的时候陪他笑,紧张的时候陪他紧张,这不单是迎合讨好对方,更是帮助自我去经历跟别人相同的感觉,并理解对方的感受从何而来。但是,当权力者「停止模仿别人的经历」时,就会导致所谓的「缺乏同理心」。

  镜像是一种微妙的模仿,它完全在我们脑袋进行,而我们却不会意识到。当看见某个人做出某件事时,我们大脑用来做相同事情的部分就会启动同理的反应机制。

权力让人脑残

  权力让大脑的镜像反应坏掉了吗?其实更像是「被麻痺」了。参与研究的受试者并没有拥有永久的权力,这些大学生透过叙述和回想过去「感觉握有权力」的经历来进行实验。当这种感觉消失时,麻痺的情况也会渐渐消散,至少在实验室进行一个下午后,他们的大脑并没有受到结构性损伤。但如果被权力影响很长一段时间,很可能就会发生医学上所谓的「大脑功能性改变」。

  有没有可能掌权者只是不再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但没有丧失这种能力呢?碰巧,奥比进行的后续研究中提供了解答。这次研究人员对受试者解释了镜像,并要求他们有意识地增加或减少反应。然而,结果不如预期,奥比写道:「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没有任何差别,努力毫无帮助。」

  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发现:知识应该是力量,但知道力量(权力)会剥夺你的知识又有什幺好处?最乐观的解释或许是相信变化只是偶尔有害。研究表明,权力能让大脑过滤掉週边讯息,多数情况下这样可以有效地提高效率。但如果换成社交场合,就会是糟糕的副作用,使掌权者变得迟钝不近人情。

  难道没有什幺方法能阻止吗?说是也不是。很难阻止权力对大脑的影响,但藉由简单的方法或多或少能停止握有权力的感觉。正如凯尔特纳所说,权力不是关于职位或地位,而是一种精神状态。他的实验表明,回想自己没有权力的时候,大脑就会开始与现实交流。

  回忆过去的无力感似乎对某些人有效,足够强烈的经历还能提供永久性的保护。一项发表在《金融期刊》(Journal of Finance)的研究发现,那些在儿时经历过造成重大伤亡天灾的执行长,比其他没有经历过天灾的执行长更加小心翼翼。但研究作者也点出特例,就是经历过天灾但没有造成重大伤亡的执行长仍然会冒险行事。

权力让人脑残

  龙捲风、火山爆发或海啸并不是唯一能够约束傲慢的力量。百事公司执行长兼董事长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曾谈及她在2001年得知被任命为公司董事的故事。那天,志得意满的她回到家还来不及宣布「好消息」,就被母亲使唤出门去帮忙买牛奶。努伊不爽地出门买了牛奶回来,到家后母亲告诫她说:「把头上那顶该死的皇冠留在车库。」

  这则故事提醒我们,无论再有权势还是得履行日常的责任和义务,并脚踏实地继续过生活。故事中,努伊的母亲扮演把她「拉回现实」的角色。拉住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人是妻子克莱门汀,她曾果敢写下:「亲爱的温斯顿,我得坦承最近注意到你的行为和态度变差;你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善良。」这封信写于希特勒入侵巴黎那天,它不是单纯抱怨而是提醒:有人私下向克莱门汀吐露邱吉尔在会议对下属的态度变得「极其傲慢」,以至于下属对接下来会发生好事还是坏事毫无头绪,随之而来的风险就是「无论怎样都不会得到最好结果」。

  英国神经学家大卫‧欧文(David Owen)在受封男爵前曾担任英国外交大臣,他与共同作者强纳森‧戴维森(Jonathan Davidson)于2009年发表在医学期刊《脑》(Brain)的文章中提出了「傲慢症候群」(Hubris syndrome)一词,将其定义为「一种掌权者的问题,特别是那些因重要成就而获得的权力、长期握有权力,以及受到很小约束的权力。」

  欧文提出了14种临床特徵,其中包括明显轻视他人、失去与现实的联繫、焦躁不安或行为莽撞,以及表现无能。他也提出了几个解决办法:回忆自己没有权力的过去、观看关于平民百姓的纪录片,还有养成阅读选民意见的习惯。

参考报导:Atlantic

<<上一篇: